郭guoguo

1.针叶天蓝绣球2广布野豌豆3.细叶美女樱4鸢尾5暗紫鼠尾草草

女孩子太可怕了,我都感觉我是个男孩子了,她们的那些事,我怎么没一点感觉。诶,还是没心没肺,真诚点,再加点温柔好。

余温

又见到他,准确的说应该是她单方面见到他了。

在下午六点钟拥挤的23路上,她被拥挤的人挤到车门边,他被拥挤的人挤到她的旁边。她有点紧张,低低声音从头顶传来,一下一下传到她的心脏,震得心跳咚咚响。

第一次离得这么近,却不敢回头看他一眼,她努力望向窗外,怕一个不经意小心思就泄露出来了,车停了,他从她身边擦过下车,她的眼睛才敢跟随他。

南方夏天很热,她悄悄地,仿佛不经意的握住他刚才握住的地方,还有余温,仿佛就握住了他的手,南方的夏天太热,热的她的脸都红了。

煤(第一章)

 雨不停歇的梅雨季节刚过,炽热的太阳就迫不及待出来了。

吴絮刚一出车站站,热风扑面,热浪逼得人无处可躲,她拉拉背包肩带,看一眼熟悉的街道。

南方小镇低低矮矮得房子还是粘着许多年前的煤灰,脏兮兮的,道路刚被冲刷过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,偶尔一辆蓝色洗煤车驶过。

她忽的想起许多年前小镇道路狭窄,遇上赶集的日子,一车队一车队的洗煤车驶过,往往挤的行人的脚无处安放,那时多热闹啊,如今却落得个冷清落寞的下场。

吴絮轻吐一口气,终于回来了。

拿着手中黑红的传单,赫然写着的都柔术馆,抬眼望着传单中商业楼,脚步终究不敢迈开,抓了抓手中的传单,竟然有一种近乡情怯的感觉,回都回来了,还怕什么。...

 

© 郭guoguo | Powered by LOFTER